嫖了东北大龄妓女
  • <th id="fghg2"></th>
    <th id="fghg2"><option id="fghg2"><acronym id="fghg2"></acronym></option></th>
    <tr id="fghg2"><sup id="fghg2"></sup></tr>

  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人間如常(1 / 3)

    茍廚 雙洲lk 3682 字 4個月前
    下載

   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

    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

    春天來的時候,悄無聲息。來了之后在人間逗留一陣子,就會變得很躁動。有些地方特別是江南地兒的人們喜歡在立春的這天吃碗陽春面,也有地方喜歡在谷雨的時候,來一碗陽春面。

    陽春面其實就是清湯面。最為有名的是魔城陽春面和楊洲陽春面。后來在江南各地流行起來,演繹成了不同的習慣和風俗。

    今天谷雨,榮羽給藝廚的所有人都做陽春面。

    一天下來,客人都送走了,也不用王鐵軍和范然做員工晚餐,榮羽親自下廚做陽春面。在做陽春面的時候,范然和王鐵軍全程觀摩。

    手搟面條兩人都知道過程。包括搟成面片切成面條絲。過程一樣,手法也是一樣。但是兩人就是全程的看著,特別是王鐵軍,對每一個步驟和時間都力求能夠全部都記住了。

    范然倒是有些思考。

    黃甲也過來在旁邊觀摩,還騷里吧氣的說道:“高端的食材,往往只需要最樸素的烹飪方式……”

    榮羽笑罵一句:“可拉倒吧!”

    王鐵軍也笑。高級食材用簡單的烹飪方式可行,但是高端食材的處理,卻要比烹飪過程都要復雜,不然的話,就會有些原始的不好的味道出現。

    所以對于烹飪來說,越是簡單的烹飪,在前期的處理方式上,要比那些普通的食材更加的復雜。

    不過凡事不可絕對,對于烹飪也是一樣。

    拉面好了,灑一勺子熱豬油,“刺啦”一聲,香味就冒出來了。然后再撒點蔥花。喊一聲:“過來端面條了?!?

    于是黃甲搶先端了一碗,然后員工們一個接一個的去端面。四人一組,然后再來一鍋面煮,等最后榮羽、王鐵軍和范然端著面出來的時候,前面端面的員工都吃完了。

    黃甲意猶未盡。

    “我發現,自己搟的面才有靈魂?!?

    榮羽笑:“還有豬油?!?

    清湯面如果不用豬油,滋味少一半。特別是這種熱豬油淋到面條上的香味就足夠讓口水直流的了。

    然后就聽到門外有人一路大聲的在喊:“什么味兒?”

    周卉本能的站起來,朝門口看過去的時候,就看到張德勝大踏步的從門口進來了。他一看眾人,就嘿嘿的笑:“看來我趕到好時候了?!?

    “還沒吃呢?”榮羽也站起來,問道。

    張德勝搖頭:“本來晚上有個飯局的,但是中途取消了。我也沒吃成,就到你這里,看能不能碰運氣?!?

    “剛吃完!”黃甲說。

    “小氣吧啦的,沒扯你呢!”張德勝一屁股坐下來,朝眾人的碗里一看,立即就笑嘻嘻的說,“陽春面?”

    “等著!”榮羽起身去了廚房。

    “怎么突然來這里了?不提前打個招呼?”雷霄問自己的老爹。

    “想來就來,還打什么招呼?”張德勝很霸氣的說道,“我就算是半夜里來,也不用打招呼的。照樣讓榮老弟給我弄東西吃。也不看看我和他什么關系?!?

    雷霄笑了笑,也不問他今天推掉的是個什么飯局。

    等榮羽將面條端出來了,就剩下榮羽和張德勝兩人吃面了。榮羽吃的是自己剩下的多半碗面,還是熱的,懶得另外弄了。

    聶小青對其他員工說道:“吃完了都回吧,我等會再收拾?!?

    但是也不等她話落下,幾個員工就自覺的將桌子和吃完了的碗快都收拾干凈了。這才離開。

    剩下的就只有榮羽、黃甲、聶小青和雷霄陪著張德勝吃面了。

    “章韶晗,認識吧!”張德勝吃了一口面,對榮羽說道。

    榮羽點點頭,肯定認識??!

    “今天本來是安排和她一起吃飯的。但是臨時有點兒事情到這邊來了。順路過來看看你。不過……老弟你不厚道啊。買房子的事情,怎么不和我說?”

    張德勝一邊吃一邊說道。這事還真瞞不住。

    “不能麻煩你,這對你分分鐘都上億的老總,那都是小事,不值一提!”榮羽一邊扒拉面條,一邊說道。

    “喲呵,看看,這話一說出來,我就知道,這是想占我便宜了?!睆埖聞俸攘藥卓诿鏈?,將面條干了個底朝天,滿足的放下碗快。

    “靠近新藝廚的小區,快封頂了,給你7折的折扣。自己看上那套給我說?!睆埖聞俨亮瞬磷?,很豪橫的說道,“怎么樣?夠可以了吧!”

    “不買!”榮羽果斷拒絕了。

    張德勝一愣。

    雷霄也一愣。

    聶小青和黃甲都張了張嘴,然后一起看向了剛剛吃完了面,將碗快放下來的榮羽。

    昨天可不是這樣說的??!不是說要了要占老張的便宜嗎?黃甲想說,但是生生的憋住了。不能當著老張說。

    “七折啊,榮老弟,我這是友情價啊,也只有你才這個價格,誰來都不好使!”張德勝嘿嘿的笑,“真不心動?”

    “不心動!”榮羽果斷的搖頭。

    雷霄也笑了笑看著自己的老爹。不過張德

    不想錯過《茍廚》更新?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可換源閱讀!

    放棄 立即下載
   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