嫖了东北大龄妓女
  • <th id="fghg2"></th>
    <th id="fghg2"><option id="fghg2"><acronym id="fghg2"></acronym></option></th>
    <tr id="fghg2"><sup id="fghg2"></sup></tr>

    第一百四十章 我們大家的(1 / 2)

    茍廚 雙洲lk 3554 字 4個月前
    下載

   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

    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

    其實藝廚的菜并不是每一頓飯都這么貴的。

    但是不管怎么樣,榮羽有責任讓每一個來這里就餐的人,覺得物超所值。最起碼也要是個物有所值。

    機場。章韶晗和經紀人候機的時候,經紀人還在抱怨:“真黑,就那么四個菜,又不是山珍海味……八萬啊,真敢收?!?

    “值的!”章韶晗聽了好久,沒有出聲,但是這時候,就忍不住說了一句,“值的?!?

    連說了兩個“值的”,讓經紀人就不明白了。

    “其實榮羽說得對。這頓飯,吃的不純粹是飯,而是一種心境?!闭律仃细锌膰@氣,“過往的很多事情,其實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?!?

    經紀人愣住了。

    “這頓飯,不光是為那四個菜和一杯酒買單,還要為大師的禪意買單??!”章韶晗笑,“廚藝之道,既是人生之道。其實……我們也可以去嘗試一下,未來我的新的路線?!?

    “你……你要改變風格?”經紀人大吃一驚,這可不是鬧著玩的。

    “賦予美食一定的情趣,讓愉悅從心底里升騰起來。這或許不只是美食的層次,也應該是音樂的層次。讓音樂變得有情趣起來,難道不是我們音樂人正要去追求的東西嗎?”

    這句話似乎是在問經紀人,但是更多的像是在自問。

    “我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——”章韶晗說。

    經紀人有點兒麻木了,嘆氣:“你這種感覺最好別和你的職業規劃有關?!?

    “沒有關系,我只是在想,如果有一天,我和這個廚藝大師一起合作,那該會是什么樣的場景?會不會像錢多多那樣,創造出一首經典出來?”

    錢多多的那幾首歌,章韶晗已經默認為是經典的歌曲了。

    經紀人還是清醒的,沒有章韶晗這種感性的人那么深刻的感悟,趕緊的打?。骸皠e,別考慮這個,絕對不行。不說歌曲經不經典。光是以后炒作出你和廚子的緋聞,就夠我們折騰的了,前輩搶晚輩的男朋友,一想到未來的這個標題,我腦袋就會炸?!?

    “我就是說說而已!”

    章韶晗一笑,然后就站起來,看了看遠處聽著的飛機正緩緩的滑行。

    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,但我已飛過。

    這不就是自己的《隱形的翅膀》中最主要的情緒表達嗎?

    等章韶晗走了只有,藝廚小院子里一片歡騰的聲音。一個中午加了一次餐,就賺了八萬塊,來錢真快。

    “羽哥,這次我該記首功啊,要不是我小提琴拉得好,這娘們不像是個心甘情愿掏錢的人??!特別是那個經紀人?!崩紫鲭y得的活潑一次,因為他覺得自己有了貢獻了。

    “我們……是不是太黑了!”

    王鐵軍不敢想象這種情況。以前他也做過飯店的,也是當過大廚的,也是星級酒店的廚房負責人。但是敢四個家常菜就敢收八萬,他覺得自己以前是不是太善良了。

    眼珠子都是紅的。

    自己以前也算是黑心的,但是今天算是見識到了。小偷遇上山賊了。

    “老王啊,咱們還算不算一伙的?”黃甲就哼了哼,“咱藝廚就是這個價?!?

    雷霄也點頭:“昨兒這女人在我爸那一杯酒掙了7位數,黑?咱能黑的過這女人?得了吧,這八萬塊錢,我們這么多人配合著,又是美食,又是人生哲理,又是美食文化,又是小提琴,這些都是有附加值的?!?

    “說的對??!”

    聶小青贊同的點點頭,看王鐵軍。

    “老王,以前你的那種生意模式放在藝廚確實不太適合。高價值的商品,必然有它該有的高附加值。美食只是價格的一個方面,而羽哥和雷霄的服務就是價值的另外一種體現。所以八萬只少不多?!?

    一個更黑心的。

    周卉都驚得合不攏嘴了。

    以前自己房租都交不起的時候,覺得八十塊錢都是一筆巨款。張了張嘴,想要說點啥,但是啥都說不出來。

    太能掙錢了!

    如果是包場,五萬這個價格,并不算貴,因為藝廚的營業額每天平均就接近兩萬。五萬買單獨的服務,真的不貴。

    “月底拿三萬做獎金?!?

    榮羽對聶小青說。

    “老板萬歲!”聶小青舉手叫好。

    “老板萬歲!”周卉和其余的員工都嘻嘻哈哈的舉手。

    “別喊,我就一廚子,藝廚是我們大家的,又不是我一個人的。以后的藝廚分店,都要記住這句話,藝廚不是一個人的藝廚,而是每一個藝廚人的藝廚?!?

    榮羽一本正經的說。

    周卉聽到這個很高興,她一直都有種不穩定的漂泊感,就像是忽然有了主心骨一樣。

    但是聶小青就笑:“你這個口號,別的公司都喊過了,特別是傳消公司喊得最帶勁兒,得有實際表現,才能讓我們每一個人都覺得藝廚是大家的?!?

    榮羽對聶小青說:“我負責提口號。你負責落實。所以我們覺不覺得藝廚是

    不想錯過《茍廚》更新?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可換源閱讀!

    放棄 立即下載
   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