嫖了东北大龄妓女
  • <th id="fghg2"></th>
    <th id="fghg2"><option id="fghg2"><acronym id="fghg2"></acronym></option></th>
    <tr id="fghg2"><sup id="fghg2"></sup></tr>

  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老狐貍和小滑頭(1 / 3)

    茍廚 雙洲lk 3692 字 4個月前
    下載

   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

    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

    小水池里忽然之間冒出了幾片小荷葉,屬于那種觀賞性的小小的荷葉有點像是萍蓬草。是聶小青扔進去的,估計也沒長幾天。

    但是就是這么幾片小荷葉,頓時給小水池里的魚帶來了靈性。

    很多人在賞景的時候,看山看水,都只是自然之趣。而往往忽略了人才是讓這些自然之趣都靈動起來的要素。

    再美好的景物,如果少了人這個因素,那也只是山石、樹木和流水而已。所以也是人賦予了自然的趣味和靈性。人才是景物的靈魂。有了人的情緒的賦予,山石、草木和流水就變成了巫山云雨快活林,一江春水兩閑愁了。

    藝廚最好的地方就在這里,把這里的人當成了藝廚的靈魂,從而讓藝廚顯得更加的有趣味性和靈性了。

    就像坐在樹蔭下,看著穿著旗袍的周卉,給自己斟茶的時候那美好的姿態,以至于連整個藝廚都覺得美好了起來一樣。

    張德勝一直瞅著周卉站起來,消失在視線內之后,才將頭湊過去問:“聽說黃甲想要追求她?一個帶著孩子的女人也能下得了口?這老黃能答應?”

    “和老黃有什么關系?”

    榮羽對張德勝老了都還八卦的心理不以為然。

    兩人在石桌邊喝茶,還有幾片云片糕放在碟子里。

    “好久沒有來了,還是這里舒服??!”張德勝喝了一口茶,“要不殺一盤?”

    棋癮大,技術臭。說的就是張德勝了。

    “如果你不耍賴的話,那就殺一盤!”榮羽無所謂,反正陪客賺錢,不寒磣。

    又是周卉過來擺棋盤。

    “可惜了??!”

    張德勝又瞅著周卉一直到她消失,感嘆了一句。

    “老了就老了,別玩‘一枝梨花壓海棠’的事情??!”榮羽覺得自己有義務提醒一句。

    張德勝笑罵:“寒磣我是不是?我是那種人?”

    榮羽就直勾勾的看著他笑,笑得張德勝不好意思起來,摸了摸頭:“這個……生意場上,逢場作戲,這是不成文的規定……”

    “唉,這個不成文都是自己定的文,你想進何哉來的圈子,就得把自己變得高雅起來?!睒s羽說道,“他是什么人,想必你比我更了解。所謂的儒商,說的可能就是他吧。我不知道他生意場上如何,但是和人相處,終究占了一個儒字。不是附庸風雅,而是真心地有這種氣質在里面?!?

    “我知道。所以上次我邀你去,就是想通過你拉近一下距離?!睆埖聞俚故菦]有在榮羽面前隱瞞自己的企圖,倒是有點無恥的坦白的性格。

    不過這種心知肚明的事情,坦白一點,反而更顯得自己的磊落,哪怕是有點兒利用的意思,也不至于讓人感覺到陰戳戳的不舒服。

    所以榮羽和張德勝相處,也就是因為他的這種性格吧。

    這也是張德勝老于世故的原因。對什么人,用什么樣的方式相處。但是偏偏和何哉來的相處就讓他感覺到有點兒艱難,主要原因也就在這里,你讓他雅致起來,也沒有那個底蘊??偛荒軓埧陂]口就是生意經吧!

    “啪”的一聲,落子。

    張德勝喝了一口茶,看榮羽說道:“雷霄這段時間來,為人處世,心態都還不錯。多謝的話我就不說了,你幫我一個忙,我以一元的價格賣一套房子給你!”

    “不幫!”榮羽手指捏著棋子,“啪”一聲,殺了氣眼,然后收割了一大片地盤,笑嘻嘻的看著張德勝,“看看,本來棋就臭,結果還要分心謀算別人。這盤棋還下不下?下你也是個輸!”

    一顆一顆的將剿滅的棋子撿起來,扔進了棋盒子里。

    “你特么……下,一定下,老子死也要死的光榮!”張德勝眼睛都瞪圓了,忍不住要怒罵一聲,但是忍住了。

    “今天您要是再掀桌子,別怪我向你索賠??!”

    “賠,老子一定賠!”張德勝不屑的哼一哼,“金子做的棋盤我都賠!”

    “來來來,歡迎砸了?!睒s羽也指著期盼對著張德勝激將,“我就不信你還真用金子做成棋盤來賠我!”

    張德勝勐地就要去掀棋盤,但是手捏住棋盤就松開了,嘿嘿的笑。

    “別激我,哈哈!”

    然后又看著榮羽說道:“你不考慮考慮?就是幫一個小忙?!?

    榮羽說道:“如果你想讓我賣人情,我肯定不答應。如果你想讓我賣技術,就算我是神仙手藝,也賣不出一套房子的價格。你說我是答應你還是不答應你?”

    “太精明了,我年輕的時候要是有你精明,這時候早就在京城混開了?!睆埖聞俸俸俚男χ?,“不過就真的是個小忙,也不需要你賣人情?!?

    “去京城?”

    “嘿嘿,是啊,去京城!”張德勝笑,“現在的星沙市還有什么值得我去爭的?為有去京城,才能實現我的價值?!?

    “老張啊,你又不說實話了?!睒s羽搖頭指著他笑,“老狐貍!”

    “嘿嘿,小狐貍,被你看出來了?”張德勝也笑,“實

    不想錯過《茍廚》更新?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可換源閱讀!

    放棄 立即下載
   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