嫖了东北大龄妓女
  • <th id="fghg2"></th>
    <th id="fghg2"><option id="fghg2"><acronym id="fghg2"></acronym></option></th>
    <tr id="fghg2"><sup id="fghg2"></sup></tr>

  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老狐貍和小滑頭(2 / 3)

    茍廚 雙洲lk 3692 字 5個月前
    下載

   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

    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

    現自我價值當然是一個方面,順便給后人在京城占個地方?!?

    榮羽哈哈一笑,指了指他:“老張啊,你拉我辦事,還是不誠心??!”

    張德勝拍了一下大腿,對著榮羽,嘿嘿干笑幾聲:“還是瞞不過你,早就說你猴精猴精的,還真是不能小看了你!”

    “現在能說了?”

    “有什么不能說的,只是都是一些小事情。我在京城拿一塊地,搞個開發項目。但是在京城拿地有多難你可能不知道,所以我這次就是想疏通一下關系,辦個合法的手續,順便招待一下朋友?!?

    榮羽點點頭,這個理由倒是有點靠譜。

    “最終的目的呢?”

    “最終就是進軍京城圈子里。有了這個項目作為支撐點,我就要想螞蟥一樣的吸附在京城,然后從這里打開缺口……”

    張德勝說起這個就意氣風發。

    “這個我也知道!”榮羽說道,“但是你還是沒有說實話。老實說,你不把你所有的算計說出來,我都不放心跟著你去,不是打探你的隱私,而是我要確保我沒有卷進什么陰謀論里面去?!?

    “嘖嘖,榮老弟,你這是瞧不起老哥哥??!”張德勝很生氣,氣鼓鼓的瞪著榮羽,“我就那么喜歡坑自己人?”

    榮羽仔細的瞅了瞅他,點點頭:“嗯!”

    “呵——”老張怒了,嚯的一下站起來,“沒法和你說了,我走了!”說著抬腳就走,剛邁出步子,就回頭看榮羽,“我真走了!”

    榮羽笑嘻嘻的說道:“我沒有攔你!”

    “我要走了,今天包場費我一分錢不給!”張德勝很霸氣的說。

    “我保證不收你一分錢!”榮羽也點頭。

    張德勝走了幾步,回頭看:“你別后悔!”

    “不后悔??!我就當休息一天了!”

    榮羽坐著,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。

    張德勝一轉臉就嘿嘿的笑著,往回走了幾步,重新坐下來。然后指了指榮羽:“要不是看我兒子雷霄的面上,我不會給你這個臺階下的?!?

    這老頭,真是沒臉沒皮了。

    不過也正是這種不要臉的模樣,才能在商場上順風順水。只不過現在在高端的玩法面前,有點兒不太管用了。

    特別是在何哉來那一群高端玩家面前,人家根本瞧不上這一套沒臉沒皮的玩法。按照以前那個美食節目中的解說詞,那就是“高端的食材往往用的最樸素的烹飪方法”一樣。

    最樸素的烹飪方法,那就是玩兒你不會的。

    你不會的,那就是樸素的。

    你說你能玩得過他們嗎?

    “我說你都七十歲了,今年就要滿71了吧!這么大年紀,還在外面奔波,為了什么?你非要說什么自我價值……嘿嘿,我是不懂你這個有錢人的想法啊,但是即便是我,到了七十歲了,我所謂的人生價值,早就沒有價值了?!?

    “嘿嘿,總得要說的高大上一點嘛!”張德勝笑著說,“我如果都不這么說了,我的這個企業,我的那些接班人,該會怎么想怎么學怎么做?不用想,都會跟著我擺爛?!?

    “所以啊,你得告訴我真正的原因,我看能不能幫得上,在不讓我陷入麻煩之中的情況下?!睒s羽也實話實說。

    他不可能毫無原則的去幫張德勝,還沒到那個地步。

    如果是錢多多,那還可以考慮一下。因為這個女人和自己,無關生死,卻只有生死。估計這個女人也可能會為了自己干出什么瘋狂的事情,到時候也不必很驚訝。

    張德勝就用手指頭敲了敲石桌,然后斟酌了一下說道:“我這次進京,確實是為了拿下一塊地。雖然不大,但是總價值卻很高,十個多億。但是就這點東西,在京城卻是如在湖水里投進了一塊石頭……不是,應該只能算是一片葉子,連一點水花都蕩不起來。但是對于我來說,確實至關重要的布局,所以我必須要打開這個缺口?!?

    榮羽給他扔了一支煙,自己也叼上一支,然后拿出打火機,給他點煙。

    張德勝就低頭,將叼著的煙湊過來,“啪”的一聲,點燃了。然后抽了一口,長長的吁了一口氣。

    榮羽也抽了一口,然后揮手將眼前的煙霧扇了扇。

    “這個小據點,就是以后我們張家的在京城活動的據點了。不求在京城混得如何好,而是在京城有個可以招待朋友的地方?!?

    榮羽馬上就明白了,這個地方說白了,以后就是他張家和京城有頭臉的人物接觸的地方,也是為后世子孫尋的一個可以找后路的據點。

    榮羽笑了,這或許就是真正的原因了吧。這老家伙,總是一點點像是擠牙膏的,才會透露出真實的目的。難怪他說“曹孟德乃吾之楷?!边@等虎狼之詞。

    “不謀萬世者,不足謀一時;不謀全局者,不足謀一域?!睒s羽嘆氣,“這里面有沒有為了雷霄以后的打算在里面?”

    “就是為了他,才會有的打算!”張德勝很嚴肅認真的說道。

    榮羽又忍不住笑了

    不想錯過《茍廚》更新?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可換源閱讀!

    放棄 立即下載
   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