嫖了东北大龄妓女
  • <th id="fghg2"></th>
    <th id="fghg2"><option id="fghg2"><acronym id="fghg2"></acronym></option></th>
    <tr id="fghg2"><sup id="fghg2"></sup></tr>

  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好好的講故事(1 / 3)

    茍廚 雙洲lk 3786 字 3個月前
    下載

   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

    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

    幾個老外的到來似乎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,但是這件事情又有些不平常。而且這樣不差錢的外國人在國內還是很少。特別是這樣一擲數萬的包場子的老外。

    實際上在國內的老外們更現實,更注重實際利益。

    雷霄看了看外面,然后又看了看大堂里正在擺盤子的幾個服務員。

    “這幾個人絕對不那么簡單?!?

    榮羽笑:“我知道??!”

    “來者都是客,我們肯定不能拒絕?!甭櫺∏嗖恢朗裁磿r候也過來了,三人坐在休息室里,“其實從整個過程來看,并沒有什么毛病。不管他們的目的是什么,這都不重要?!?

    榮羽點頭:“是啊,這才是對的?!?

    “我覺得是好事!”這時候黃甲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了,推開門進來。

    “怎么今天又過來了?”聶小青問。

    “這話說得,藝廚不就是我家嘛?我回家還要給你匯報啊。我愛真理,我更愛我家?!秉S甲揉了揉鼻子,“這幾個外國人我知道,最近去了星沙的好幾個地方。譚家菜也去過。還有三家私房菜。都是星沙數得上號的?!?

    “嘿,不錯??!”聶小青夸他。

    黃甲得意:“也不看我是誰,接單的時候我就準備調查一下了。所以依我看,這幾個老外也就是純粹的來嘗美食的,人家不差錢。還有……所有的陰謀論都可以破產了??!小青,你說是不是?”

    “啊呸!”聶小青啐他一口,老在自己面前提破產。

    黃甲說:“餓死了,我去看飯好了沒有!”說著熘了出去。

    雷霄微微一笑,他挺喜歡這種氛圍的,越來越喜歡這種有向心力的都為一個小團體而努力的樣子。

    在員工餐的時候,黃甲還眉飛色舞的將自己在國外旅游的時候,吃西餐的例子,說那些國外的頂級餐廳吃個飯要什么樣的流程之類的。

    一副裝逼犯遭打的樣子。

    聶小青想要將他的嘴巴給縫上,吃飯的時候說話被對著桌子啊,特么的,口水噴的到處都是。惡心死人了。

    倒是幾個女服務員聽得津津有味。

    周卉也聽得神往,連旁邊的寧萌用手抓排骨啃都沒看見一樣。關鍵是抓了排骨的手,因為黏黏湖湖的,直接就用衣服給擦了擦。

    聽黃甲將外國的見聞,周卉覺得很也滿足。

    雖然覺得沒有去過,但是聽了一遍,也就覺得自己已經見識過了。以前可從來沒聽人說過這一些事情。

    等忙完了,周卉去牽寧萌的手,準備回去。才發現手上也黏湖了。強忍著沒在藝廚里揍娃。洗完手,出來正好遇到了黃甲。

    “黃哥……那個……真有那么大的龍蝦啊……十幾斤重?”

    黃甲斜著眼睛看著她:“當然有啊,改天哥給你弄一個!”

    “不是……我不要……我就是問問!”

    周卉慌了,急急忙忙的拉著寧萌,走的飛快。

    寧萌被周卉拉扯著,高一腳第一腳的,腳不沾地的扯著走遠了。她一只手里還緊緊的捏著一塊旺旺仙貝,都捏碎了,準備和榮哥哥換東西吃的。

    捏碎了不要緊,她打算回去用不干膠帶粘貼一下,明天再和榮哥哥換東西。

    黃甲有些惆悵的看著周卉消失了。

    一轉頭看到榮羽正站在他身后一個位置,盯著他看。

    “別同情我?!?

    “沒有啊,我覺得應該給你慶祝一下?!睒s羽說道。

    黃甲怒道:“你就不能理解理解我?慶祝個屁??!”

    “慶祝你到現在還沒有得逞啊?!睒s羽哈哈大笑,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“離過婚,被男人傷害過的女人,就像是榴蓮一樣?!?

    黃甲扭頭看著榮羽:“你是說……她的外邊是一層堅硬的殼,只要成熟了,時機到了,就會自動的裂開口子?到那時候,就容易剝開了?”

    “想什么呢,我想說的是,聞起來臭,吃起來香?!睒s羽又忍不住大笑,笑得還有些肆無忌憚起來了。

    “滾,羽哥,咱倆絕交了!”

    黃甲怒氣沖沖的離開了。

    連聶小青在背后喊他,他都懶得理會了。

    “他怎么啦?”聶小青不解的問榮羽。很少見黃甲這樣充耳不聞的時候。

    “一個為情所困,自以為豁達的人。其實大可不必這樣,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人這也不許,那也不許!”

    “最恨你這種含沙射影的!”聶小青憤憤的丟下一句,不再理會榮羽,轉身就去了里間。

    榮羽也收拾停當了,王鐵軍跟著出來,對榮羽說道:“師父,如果在比賽的時候,我怎么表達出我的作品的歷史和文化的傳承?”

    這個問題他思考了很久。

    他又不能像榮羽一樣的做的好吃,還能說會道。比賽的時候,可沒人聽你在哪里瞎比比的。他有些翹頭。

    榮羽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老王,廚藝的傳承有時候并不需要你主動嘴巴說。評委都是行家

    不想錯過《茍廚》更新?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可換源閱讀!

    放棄 立即下載
   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