嫖了东北大龄妓女
  • <th id="fghg2"></th>
    <th id="fghg2"><option id="fghg2"><acronym id="fghg2"></acronym></option></th>
    <tr id="fghg2"><sup id="fghg2"></sup></tr>

  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落日歸于長河(1 / 2)

    茍廚 雙洲lk 3418 字 3個月前
    下載

   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

    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

    在人生的路上,有些人走著走著,身邊就會聚起來一群人。而這群人走著走著,有的就會離開,有的又會加入。

    這就是人生常態。

    離開的未必是背叛,加入的未必是同志。

    藝廚從開創的時候三個核心成員,到現在的六個核心成員。人員上的擴張并不算快的。這樣和它的規模相一致。

    榮羽看聶小青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街道的盡頭。然后就沒有去街道上散步,而是去了大堤上,準備坐著吹吹河風。

    大堤上比較涼快,這時候已經有人在大堤的下面游泳了。

    五月的星沙,天氣漸漸的熱起來。在大堤上熘達的,穿著短袖短褲的也比較多。榮羽坐在椅子上,腦子里開始想些問題。

    聶小青今天提出的事情,雖然沒有立即發生,但是可能會在未來幾個月或者一年、兩年的時間內發生。

    私房菜不是她的歸宿,她有自己的天空。

    所以她提前給榮羽說,就是想讓榮羽有一個思想準備。

    情感上不舍,但是夢想上卻不能退讓。這就是聶小青的態度,她有自己的夢想,而且也想要拼盡全力的去實現。

    有人聚,有人散,聚散之間,卻又是人生常態。

    榮羽忽然覺得這種人生自然之態,不正是和自己苦苦追求的廚藝,有著相似的境界嗎?他從前的認知,還是用廚藝來愉悅食客的心態,然后品出超出廚藝本身的味道。

    他把這種味道稱之為情緒的味道。

    所以有時候,吃什么并不重要,而是情緒最重要。由此發展成了很多的人文故事和美好的情感出來。

    有情飲水飽之類的流行語,也就是這種情緒味道的體現吧。

    但是榮羽認為,這還只是一種藝術,并沒有上升到廚道上面。將人的語言藝術化,通過美食來影響人的情緒。

    所以榮羽在給客人介紹美食的時候,就喜歡將人文歷史,美食傳承說給客人聽。從而愉悅了客人的情緒,達到自己所追求的道。

    但是這個道似乎并不是真正的道。

    因為如果有一天自己做了菜,卻沒有時間和精力來介紹這些菜的人文歷史和傳承,那么客人用什么來調節自己的情緒?

    那么問題就來了,客人聽不到美食的人文傳承,那么剩下的就只能是美食本來呈現出來的味道了。

    本來的味道怎么調動情緒呢?

    榮羽剛剛的靈光一閃,忽然又陷入到了一種死結。

    聚散是常態,但是聚而不爭,散而不離,又是怎樣的一種情態呢?

    就像自己剛才用另一種方式來將藝廚和聶小青扯上關系一樣。

    想著想著,手機忽然就響了。他并沒有不快。思考問題的時候被打斷其實也沒什么,打斷了的不一定就是奇思妙想,或許還可能是避免了你誤入歧途。

    心態很重要。

    “老張——”

    “行程定了啊,后天。你把時間留出來??!”那邊張德勝對榮羽說道,“我派人來接你。這一次我們坐飛機去。我讓人給你定機票,你把身份證給雷霄,讓他帶過來?!?

    “好!”

    很簡單的回答。

    這讓張德勝有點兒不習慣,試探著問了一句:“我說……榮老弟,你是不是對我有什么不滿意???不滿意可以說啊,千萬別陰我??!”

    這老家伙就是最大的蔭逼。

    “第一次聽我這么簡單回答的?我以前不就是這樣嗎?”榮羽笑罵一聲,“特么的,老張,感覺你這次很謹慎啊。我就是回個話,你都要開始揣摩我的情緒了。你是不是特別重視這次去京城的事情?”

    “嘿嘿,都說你心細如發,還真是,這不是擔心你情緒不穩定,到了京城,發揮失?!睆埖聞僖簿筒皇罩刂?,直接說道,“唉,子孫后代的事情,能不謹慎點?”

    “行,信你一次啊,坑了我,當心下次來藝廚給你下點藥!”

    “嘿嘿,你不會的!”

    “要不賭一把?”

    “賭個屁啊,我死了對你有什么好處?繼承遺產也輪不到你??!”張德勝笑罵,“不扯了,等我電話。再見?!?

    “問你個事!”榮羽說,“最近有三個老外過來探店。將星沙市的幾個好的私房菜都嘗遍了,花了大價錢,你認識嗎?”

    “我認識個屁啊,這一段時間我哪有閑工夫看熱鬧。就這樣,掛了!”說完還真的馬上就掛了電話了。

    榮羽于是將張德勝排除在外了。

    他希望自己是神經過敏了一點。只不過是一般的外國游客而已。

    夕陽漸漸的落下去。

    河邊上波光粼粼,而在波光中游泳的人,仿佛就是漂浮著的浮標一樣,隨著波浪一起一伏。大多數的女人和小孩的聲音從水面隱約的傳到了河堤上。

    然后望向江的對面,卻能看到空曠的一片橘紅色的天空。

    榮羽是非常喜歡這樣的天空的,紅的不那么艷麗,很深沉的

    不想錯過《茍廚》更新?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可換源閱讀!

    放棄 立即下載
   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