嫖了东北大龄妓女
  • <th id="fghg2"></th>
    <th id="fghg2"><option id="fghg2"><acronym id="fghg2"></acronym></option></th>
    <tr id="fghg2"><sup id="fghg2"></sup></tr>

  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五感入微(1 / 2)

    茍廚 雙洲lk 2814 字 2個月前
    下載

   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

    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

    晚上的時候,藝廚大堂的電視開著,除了榮羽以外,所有人都到了。擠在大堂看湘南電視臺的現場直播。

    自播比賽從八點就開始了,比賽會進行到晚上十點多。比賽項目兩個,一個是主辦方的主賽單元規定作品:紅燒肉...

    “小侯爺,您快點起來吧,輪到我們巡邏了?!?

    “我這是在哪???”

    秦虎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,感覺身上涼嗖嗖的,外面還呼呼的刮著大風,頓時心里一陣奇怪。

    “哎呀小侯爺,您怎么迷糊了,我們在軍營啊。這個時辰輪到咱倆放哨,再不起,軍法處置啊,現在老侯爺也護不了你了?!?

    “什么?”

    秦虎睜開眼睛一看,只見自己此時正呆在一個帳篷里,眼前是個穿著皮甲的小兵。

    正在他想張口問點什么的時候,忽然一陣頭痛欲裂,一股巨大的信息流沖入了他的腦海,幾秒鐘之后他知道自己穿越了。

    他從一名現代特種戰士,穿越到了一名也叫秦虎的小侯爺身上,乃京城七大惡少之首!

    而這個叫大虞朝的時代,歷史上根本就不存在。

    秦虎的祖上是大虞開國四公二十八侯之一,三個月前父親病逝,秦虎襲爵,成了新一任冠軍侯。

    秦虎從小被爹娘寵壞了,不愛讀書,不愛習武,一味玩耍,吃喝玩樂,橫行京城。

    長大了家里想讓他收收心,便定下了一門親事,女方是陳國公家的大小姐,名叫陳若離,名門閨秀,秀外慧中。

    這個秦虎對別人都是窮兇極惡,可偏偏對這位貌美如花的未婚妻百依百順,視如珍寶。

    可事情偏偏就出在了這個青梅竹馬的陳大小姐身上。

    根據秦虎的記憶,那天他攜未婚妻入宮參拜當朝長安公主,公主與陳若離從小相好,便安排飲宴。

    可后來秦虎喝斷片了,醒來的時候,人已經到了內衛的詔獄。他被告知醉酒調戲公主,意圖不軌之事。

    更詭異的在后面,陳若離竟然上書彈劾未婚夫秦虎七十二條不法之事,樁樁件件有憑有據。

    秦虎當時好似五雷轟頂一般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……

    圣旨很快就下來了,念在秦虎祖上有功,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,發配幽州,軍前效力,保留爵位,以觀后效。

    但是到了幽州之后,他很快就被安排上了前線――先鋒帳前聽用。

    這些事情在秦虎的腦子里過了一遍之后,他基本上就想明白了,這應該是個圈套。

    因為陳國公早就想和他退婚。

    秦家和陳家本來就是政治聯姻,兩家都想做強做大,而后來的秦虎除了是個紈绔,幾乎一無是處,可以說把冠軍侯府的臉都丟盡了。

    要知道,歷代冠軍侯,都是英雄人物,在軍中有無可比擬的影響力,可偏偏到了這一代,出了個根本沒上過戰場的廢物。

    https://

    老侯爺活著的時候,陳國公還給面子,老侯爺死了,陳國公翻臉無情,竟然上演了一幕靈堂退婚。

    但秦虎深愛陳若離,死活就是不允,而陳若離對他這個惡少卻早已非常厭惡。

    于是一場禍事,就此降臨!

    至于說長安公主嘛,那就更簡單了,她是秦虎堂兄的表妹,只要秦虎一死,冠軍侯府的龐大家產,

    自然悉數落到這位堂兄的身上。

    這幾股勢力,各取所需,沆瀣一氣,就這樣迅速的聯合了起來……,

    果然是一入侯門深似海,想讓他死的人,還真多呀。

    “秦安,你說咱們找個地方背背風行嗎?”

    明亮的月光照耀下,粗暴的北風帶著刺耳的哨音,掠過空曠的原野,把幾只火把吹的明明滅滅,更猶如無數把飛刀切割著人的皮膚。

    “不行啊小侯爺,會被軍法處置的?!?

    秦虎和秦安縮頭縮腳的頂著風,從營寨中跑出來,踩著厚重的積雪向前跑。

    瘦弱的秦安一不留神,直接被大風掀翻了。

    兩名換防的哨兵見他們出來,相視陰笑,捧了兩把雪把取暖的篝火滅了,而后鉆進了帳篷里。

    娘的,連小兵都給收買了,想凍死老子!

    這是個規模很小的營寨,大概有二十座帳篷,周圍以馬車環繞,外圍連拒馬鹿角都沒有排列,附近更是地勢平坦,無險可守,一看就沒打算長期駐扎。

    根據秦虎前世的記憶,這里駐扎了大約兩百人,他們是虞朝征北將軍李勤的先鋒營。

    而此次李勤兩萬大軍的目標則是虞朝在邊境上的宿敵,遼東國。

    “咳咳,小侯爺,你說我們還能活著回去嗎?”秦安整個身體蜷縮在雪地上,嘴唇和臉都是青的,說話也是有氣無力,仿佛隨時都會死。

    秦虎心里嘆了口氣,秦安純屬是被自己連累的,而事情若是照此發展下

    不想錯過《茍廚》更新?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可換源閱讀!

    放棄 立即下載
   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