嫖了东北大龄妓女
  • <th id="fghg2"></th>
    <th id="fghg2"><option id="fghg2"><acronym id="fghg2"></acronym></option></th>
    <tr id="fghg2"><sup id="fghg2"></sup></tr>

    196:趙莉穎跟楊蜜的交鋒(1 / 3)

    下載

   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

    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

    “王總,這樣的話粉絲會信嗎?”

    看著網上突然多出來的水軍,江書影一下就猜到這是王多魚干的了。

    面對江秘書的質疑,王多魚也只是微微一笑。

    “他們信不信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們會不會跟風發,我覺得他們會,你覺得呢?”

    “應該......會吧?!?

    江秘書語氣帶著一絲不確定。

    因為王多魚這種洗地,她暫時還沒見過。

    對此,王多魚沒有過多的解釋。

    前世無數藝人用這一招證明了,只要裝眼瞎就行,事實是什么,根本不重要。

    就像是那什么四字弟弟,一群粉絲給他洗,說什么人家是正常渠道,走的正常流程考上的。

    結果直接被網友懟了一句,【祝你以后上岸的競爭對手全是這樣的人?!?

    那人直接就急了。

    因為他的ip地址顯示的是山東。

    在山東,這基本算是最惡毒的詛咒了。

    當時他的回復就是【你怎么詛咒人呢?】

    這件事就證明了,粉絲不是腦殘,也不是沒有判斷力,他們只是在節奏之下愿意裝瞎,愿意裝看不見,其實他們什么都懂。

    王多魚就是利用的這一點。

    我就是裝,就算是你石錘了又怎么樣?

    反正我的粉絲愿意跟我一起裝瞎。

    等以后出了新作品,有新粉絲了,就算是看到黑料,也會被老粉的言論洗腦,覺得那是以前的人不懂自家的哥哥姐姐,自己粉的是對的。

    久而久之,這人就洗白了。

    就像是王多魚穿越過來的2022年,誰還記得薛之簽把女友當賺錢工具?

    他們只記得他是個搞笑歌手吧?

    誰又還記得張汗拖交警?

    他們只記得這是個魚塘塘主吧?

    諸如此類的實在是太多了。

    反正暫且不理,死不承認,回頭讓老粉給新粉洗腦就行。

    互聯網,沒有記憶!

    一旁的柳詩詩聽到王多魚的話,眼中露出若有所思。

    經過了之前經濟人事件,她現在已經學會了遇事多思考。

    因為她不想再莫名其妙的得罪人了。

    而經過這段時間跟王多魚的相處,她發現了這個男人跟其他人很多不同的地方。

    他好像對于自己的影視還有輿論的走向很清楚。

    仿佛從來都不擔心出現自己意料之外的事情。

    就算偶爾出現什么爆料,他也能在最短的時間里處理好。

    就好像,他知道自己的辦法百分百奏效一樣。

    比如這次,明明水軍才剛剛開始動作,他卻好像已經見到了這次輿論的結局。

    那副澹定自若的表情讓柳詩詩很好奇。

    這個男人,為什么這么自信.....

    然而王多魚并沒有解答柳詩詩的疑惑。

    吃完飯,王多魚給了江秘書跟柳詩詩一人一張附屬卡。

    錢對于王多魚來說只是一個數字。

    而且他相信,兩人只是暫時需要這筆錢。

    等后續《好先生》播出之后,她們的片約就會變多,那時候就不是那么的需要王多魚的錢了。

    相信兩人也懂得這個道理。

    你可以花,但你心里要有逼數。

    給完了卡,王多魚也是走人。

    他本來想去隔壁《克拉戀人》劇組瞅瞅的。

    但是想了想還是算了。

    這部劇已經在利用古麗娜扎給迪麗熱芭抬轎子了。

    自己這個時候去,是睡她,還是不睡她呢?

    睡,是不是顯得有點不要臉?

    不睡,會不會更加讓古麗娜扎覺得自己在利用針對她?

    為了避免這種煩惱,王多魚選擇直接回西虹市。

    春節那段時間的相處,讓王多魚對古麗娜扎保有最后一絲情面。

    以后大家各走東西。

    你要跟誰睡跟誰睡,王多魚不管!

    現在的他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動不動就上鎖的他了。

    除非是自己老婆,其他的,愛誰睡誰睡。

    他已經睡不過來了......

    回到公司,王多魚本來想休息一下的。

    卻在自己的辦公門口同時看見了楊蜜跟趙莉穎,周圍還有其他表面游走,實則吃瓜的員工。

    兩人似乎在爭論著什么,臉色并不是很好看。

    然而見到王多魚的時候兩人的臉色同時一松。

    “王總你回來了?!?

    “王總?!?

    兩人見到王多魚的反應各不相同。

    楊蜜直接走到了王多魚的身邊,可趙莉穎卻依舊是站在原地,只是對著王多魚甜甜的笑了下。

    這一刻,王多魚大概知道兩人在爭論什么了。

    “有事進來

    不想錯過《制霸文娛從西虹市首富開始》更新?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可換源閱讀!

    放棄 立即下載
   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