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h id="fghg2"></th>
    <th id="fghg2"><option id="fghg2"><acronym id="fghg2"></acronym></option></th>
    <tr id="fghg2"><sup id="fghg2"></sup></tr>

    第54章 VIP牢房(1 / 2)

    下載

   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

    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

    地牢里生了火盆,云舟從早跟著我巡視各處,本該睡覺的時間,隨我進了地牢,在火盆前坐了一會兒就開始打哈欠,我怕他腦袋扎進火盆里,見他去床上睡。護衛賈、辛也頂不住困意,抱團睡覺去了。

    其它牢房在地下深處,我們住的vip牢房是半地下室,有一扇高十厘米、寬半米的氣窗。

    氣窗沒裝欄桿,因為沒有正常人能從這鉆出去。

    我聽到連綿的雨聲,透過氣窗傳進來,干燥的牢房漸漸被潮濕的氣息填滿。

    我給云舟蓋好被子,往火盆里加了幾根柴。

    按照現代的時間,這會兒應該是夜里10點鐘,在古代,這個時間基本人都該睡了,可陸家今夜的腳步聲一直沒停。

    即便是在大雨滂沱的深夜里,依然有人來往于各間院子。

    還有人想靠近地牢,被守衛攔住了。

    十點半左右,陸家下人來,跟我說二爺找到了證據,陸盟主死于內臟缺失,今天陸府只有我安神醫有這本事,可以不用毒、不放蠱、不破壞人的表皮,致人死命。

    陸二爺讓下人轉告我,痛快承認罪行,他允許我自盡,一命抵一命,這件事便了結了,不會累及他人。

    負責傳話的下人始終不敢看我的眼睛,語氣態度都卑微得很。

    “你去告訴陸二爺,我的家人睡下了,不便驚醒他們,明天早上,我自會用行動,給他答復?!?

    下人偷偷抬頭瞄我一眼,正瞧見我嘴角含笑,目光‘真誠’地看著他。

    他哆嗦著手行禮,回去傳話了。

    他一個人過來,只提著燈籠,走路輕得聽不見腳步聲。

    說話又輕聲細語地,因此沒有吵醒護衛賈、辛和云舟他們。

    沒過一會兒窗外又傳來一陣琴聲,琴聲雖悅耳,可聽著總有幾分壓抑感。

    而且這琴聲仿佛從四面八方同時傳進院里,分辨不出琴的具體位置。

    陸家護院尋聲去找,有一隊和某人交起手來,琴聲由低轉高,從悠然變急促,先前似哼抒情小調,后面像在唱搖滾。

    聲音將護衛賈他們都震醒了,云舟坐起來眼神朦朧地尋找聲源。

    “睡吧,沒事,有人在外面打架,打不進來?!?

    云舟和護衛賈他們立刻躺回去,用被子蒙上頭繼續睡。

    外面的古琴表演藝術家其實是在大開殺戒,一團團生命火焰在她的琴聲中熄滅。

    “喂,你姓安?哼!你真是神醫?”牢房門外突然閃出一道身影,嬌糯的聲音用滿是不屑語氣問。

    我看清來人正是之前藏假山里的那個小姑娘,她被關在地下深處,這么快就放出來了?

    不對!

    她鞋底沾血,裙子上也有一片血點子,她衣裙除了燒破的地方,其它部分仍然完好,進來之后應該沒受過刑,這血不是她的。

    她殺了守衛,越獄了……

    “我不是神醫,只是個普普通通的暗衛?!?

    “呵,鬼扯,我不管你是不是神醫,我只問你能不能治怪???若是能,我就帶你出去!”

    “不能,您走好?!?

    “可你治好了陸老鬼的怪病?!?

    “那是他運氣好,我不過是庸醫胡亂診治一番,誰知瞎貓碰上死耗子了,如果你想醫治的是你珍視的人,最好別找我?!?

    “我出重金!”

    “出多少?”

    “一萬兩、黃金?!?

    “快帶我去看看病人,有些病耽誤不得?!?

    “但你不能他們去?!?

    “那算了,您別請高明吧?!?

    “看來,你的主子比一萬兩黃金重要?!?

    “然?!?

    “很好,等我回來接你們?!毙」媚镎f著邁步便走,她走到vip牢房的通道入口,守衛發現了她,卻沒和她動手,立即跑出去通知其他人。

    她走后那個被抓的投毒仆役又跑過來,站在我們牢房門外,惡狠狠地盯著我獰笑。

    “安神醫,失去自由的滋味如何???你為陸家認真效力,卻被他們當成殺人兇手關了進來,哈哈哈,真是諷刺,反正姓陸的一定會找到證據證明是你殺了陸盟主,到了明天,你必死無疑,不如我現在就送你上路,省得你受挨刀之痛?!?

    “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?”

    “什么?”

    “反派死于話多?”

    “哈哈哈哈,我知道姓陸的是怎么編排你的,難不成,他編對了?你真有隔空取人心肝的手段?”

    “你覺得……我有沒有?”

    “我覺得你沒有!”仆役說著,從口中吐出一顆小藥丸,在掌心搓了兩下,要扔進牢房里來。

    我催動異能,化‘氣’成針,氣針穿過鐵欄間隙,打向外面的仆役。

    他正要往牢房里扔藥丸,感覺到異樣連忙閃身躲避,可惜他的身手還沒強到可以避過所有氣針。

    有幾根打入他手臂和小腿,如果是普通的暗器,

    不想錯過《一個很暗很暗的暗衛》更新?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可換源閱讀!

    放棄 立即下載
   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