嫖了东北大龄妓女
  • <th id="fghg2"></th>
    <th id="fghg2"><option id="fghg2"><acronym id="fghg2"></acronym></option></th>
    <tr id="fghg2"><sup id="fghg2"></sup></tr>

    第八十八章長生刀(1 / 2)

    下載

   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

    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

    “哈哈!果然是金不遺嗎?我也是這么想的,之前只是開個玩笑,活躍一下氣氛?!比~楚蕭十分‘自然’的接茬道。

    白面具很給面子的跟著冷笑了幾聲。

    “你想知道,被種下心丹之后,作為鼎爐會如何,我可以讓你直觀的感受一二?!卑酌婢哒f道。

    隨后掏出一塊留影石,將其激活。

    留影石中投射出一道影像,影像之中,一名看起來英武堂堂的男子,正徘徊流連于眾多‘花美男’之間,與眾同性一道,做著一些令人看了會長針眼的刺激行為。

    畫面一轉,一名劍眉星目的男子,竟在對鏡梳妝,動作神態都像極了女子,將兩只步搖插在頭上后,抹了抹胭脂,隨后竟捂嘴嬌羞一笑。

    葉楚蕭看的直接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。

    畫面接著跳動,一名名男子的‘丑態’,都被播放出來,看的葉楚蕭毛骨悚然。

    “你看到的畫面中的第一名男子,是四百年前,曾威震西南的西南修士界盟主聶曉天,大家最初對他的評價是‘英武非凡有先賢遺風’,被當年的無垢天女迷惑,種下心丹后,卻開始大肆收集美男子,以供自己享樂,不僅名聲盡毀,還變成了人人得而誅之的大魔頭?!?

    “第二個是一百五十年前的小劍神歐陽景,兼修武道劍術與劍修劍訣,一身的劍骨,傲雪凌霜,無人不稱贊其天資絕頂,種下心丹之后,卻逐漸變得男生女相、矯揉造作,最后更是鬧出,當眾向曾經的老對手,刀王向斬示愛的丑聞?!?

    白面具每介紹一人,葉楚蕭就對金不遺增添一絲憐憫。

    雖然金不遺現在不一定已經被種下了心丹,但這種事情,典型的是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。

    “心丹歸根結底,就是無垢天女的七情六欲所化,早先壓抑克制的厲害,一旦遁入鼎爐體內,就爆發出來的威力驚人?!卑酌婢吒袊@說道。

    葉楚蕭道:“這樣的詭毒法門,就沒有成功的例子嗎?”

    “如果都是這樣的結果,那歷代的無垢天女,何以前仆后繼?”

    “而被選中為‘鼎爐’的修士,難道不會反抗?不會拒絕?”

    白面具道:“當然有成功的,鼎爐功成名就,反噬天女的例子,就在數十年前就有一例,唐素侗與前代無垢天女白玄晶?!?

    “其中糾葛過程,外人難以知曉,不過唐素侗正是因為作為承受心丹的鼎爐,才得以學會原旨教諸多的不傳之秘,后白玄晶又自愿將心丹收回,受劫火焚燒而亡,唐素侗則獲得了白玄晶的大半修為、感悟加持,一飛沖天,以短短數十年的時光,超過了許多驚采絕艷的修士,百年都未必能抵達的境界?!?

    “相對比之下,如果選擇的‘鼎爐’足夠堅強,抵抗住了心丹的影響,守住了自我,那么天女幾近于道,模擬無上忘情之境界的感悟,會不斷的傳遞給‘鼎爐’,助其快速翻越慧境與意境,在無定境中走出很遠,甚至達到傳說中的第十境?!?

    “天女與鼎爐之間,實則是相輔相成,遠的有太康與堯山女,釣翁與長孫離,近的也有一代天驕羅啟吉與涂山玉,他們都算是彼此成就?!?

    白面具說的這些人名,葉楚蕭有些聽過,有些沒有聽過。

    而傳聞之中,修為一旦跨入了第十境,將又是一番天地,可以真正做到長生久視。

    修行也不再以年月計較,而是做更長久的謀劃。只是那重境界,距離葉楚蕭太遠,深思無用。

    “正是因為有這些前人獲利的例子在,所以天女與鼎爐之間的關系,十分的復雜,并不是單純的單向利用。換言之,倘若不是其中亦有對鼎爐有利之處,那些天驕人杰,又豈會輕而易舉的被種下心丹?”白面具這話,已經差不多是在明示葉楚蕭了。

    此時的葉楚蕭,如果還不能回味過來,那就太蠢了些。

    “你是想說,金不遺與嬴姝之間,早就有關聯,嬴姝被擒,實則是金不遺爭奪主動權的手段與策略?”葉楚蕭問道。

    白面具道:“不錯!或許嬴姝還沒有交出心丹,但金不遺將嬴姝關押入刑部地牢第五層,就是為了盡可能的減少其一切的情緒波動,使其心丹的‘威力’降到最低?!?

    “他是在為被種下心丹之后,對抗心丹的侵蝕而做準備?!?

    “某種意義上來講,種丹者比被種丹者,更加的被動,因為種下心丹的天女,需要維系平衡,既讓鼎爐不走岔癲狂,又不讓自己被動付出太多,轉而成為對方的給養。而鼎爐則只需要克制、壓抑住心丹的情緒爆發即可?!?

    “所以呢!你來找我,就是為了向我說明一下,這背后的隱秘情節?”葉楚蕭將話題從原本的軌跡里跳出來,進入真正的主題。

    無論金不遺與嬴姝之間,正在進行著什么樣的角力與較量,那又和他葉楚蕭有什么關系?

    白面具笑道:“正戲這不就來了嗎?”

    “你既然是典獄主司,那就有一定的機會可以順利的接觸到嬴姝?!?

    “如果你的膽子夠大,你完全可以用為其提供一定

    不想錯過《再造大道,我可以無限回放》更新?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終生免費,永無廣告!可換源閱讀!

    放棄 立即下載
   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